-百无禁忌-

  芒穗  

小时候,曾经因为没被分进格兰芬多而非常认真地失落了很久。
后来不甘心,固执地又测了三两次,然而分院帽更固执,让我獾得很坚挺。
而今天跑去阳台上皱巴巴地哭鼻子,脑子里想的居然是——“我果然不是一个勇敢的格兰芬多啊”。
真的,哭起来像条黏糊糊的鼻涕虫,这样的我果然不是一个勇敢的格兰芬多啊。
矫情,软弱,多思,循规蹈矩,小心翼翼,把火象星座的外壳敲碎,里面的这堆关键词哪里都不像是明快豪爽的格兰芬多。
——埋藏在心底的勇敢,我是没有的。
那我有什么呢?我沉迷于毛茸茸的动物,向往着成为植物学家,喜爱并研究吃,缺乏直觉和天资,二十多年来还算努力,自问是个挺认真也挺善良的好人。
分院帽稳准狠,我是属于赫夫帕夫的人。

不过,现在我长大了,我觉得不是格兰芬多也蛮好的。

哭完戴上口罩和眼镜,飞快去取了砂锅鸡肉的外卖,里面有许多块炖得很乖的绿生生的芦笋。獾院的心不由自主就轻快了起来。

不是格兰芬多,那就努力做好一个赫夫帕夫也很棒啊。
我矫情,琐碎,没有过人的胆识,但与此同时——
我是那样真实地忠诚于自我和世界,很勤勉地生活着。也许脚步踉跄,与奇迹无缘,可我对好的和不好的,同样有着十二分的耐性。
赫夫帕夫不征服也不掌控生活,他们用亲历的悲欢构成生活。

而且当然啦,獾院人心里也可以藏一头大狮子,虽然它只会喵嗷嗷,但毕竟还是一头大狮子。
这样的我,超酷的。

评论
© 芒穗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