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百无禁忌-

  芒穗  

[影评]《无问西东》:雨幕,孤儿,纸飞机

2018年首部电影献给它。不是尽善尽美,甚至有我作为外行也能看出来的硬伤。但就像未开全之花、未圆满的月,缺憾分毫不损动人处。我仍然把自己今年的年度国产最佳位置预留给它。
电影里的一个细节。沈光耀的机队与敌机在空中遭遇时,暴雨正降落在他们以往投送物资的村庄。雨滴打起铁锈色的尘土,就像整片大地溅起了暗哑的血滴。而一只脏兮兮的小手伸了出来,在血滴般的雨幕里托起一只轻盈的纸飞机——那纸是沈母用来给儿子包冰糖枸杞的,柔软又洁白。
我看「无问西东」的视角与感受,用这一极富女性导演气质的细节能说个大概。这部电影,讲的是历史中血滴般暗哑的雨幕、雨幕中孤儿的手、手上的纸飞机。
所以在看西南联大段的故事时,意气风发、青春欢畅几乎都要溢出荧幕,我却怔怔坐着,分不清让我浑身战栗的到底是敬意还是痛意。泪水让几个人模糊成许多人,许多人又叠合成几个人。胡某闻某沈某某,华某冯某梅某某,还有更多某某某,如雷贯耳,如见故人。作为刚刚结束一场考试不久的中文系学生,每一个半年前印在课本上扰人清梦的名字,都变成今晚的血滴大雨中,铁皮屋顶下的纸飞机。纸飞机飞出孤儿之手,划破暗哑雨幕,便也成其劲捷的锐角。我甚至有错觉,他们在西南一隅近乎蛮横地生长着,是因为知道自己终将消融于下一场大雨。然而总有孤儿记得,曾经孱弱的双手也记得。雨幕中会有孤儿睁着渴求的眼,用一只又一只污脏的手轻轻托起纸飞机。柔软又洁白的那些纸飞机啊,雨和血都挡不住的。
后来那十多年,荒诞与恐怖,冰山一角,好在故事里说了、我们也知道,血色雨幕的缝隙,闪烁着洁白的锐角。直到现在的你我,其实仍在不尽的雨幕里,做着泡烂洁白或折个锐角的无数抉择。
不写论文真好,抛弃了跑题和思维跳跃带来的罪恶感。不过趁着余热未尽,剑走偏锋地试着深挖了某个观点,竟是有了点意外的自得其乐。最后,最最重要的一句话是:章娘娘不负盛名,再一次:)

评论(1)
热度(22)
© 芒穗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