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百无禁忌-

  芒穗  

#楼诚扫文笔记# 《怜光满》by美人赠我蒙汗药


熄了灯钻进被窠睡觉。明诚的手探进另一床被子,摸索着握住了明楼的手。明诚手上还带着深秋的凉意,明楼不动不响。月亮从石窗子里照进来,明诚悄悄说:“大哥,你别气我。”
明楼说:“你也知道这是在气我。”
明诚说:“苗苗也有出路了,我在上海没有牵挂了。就想见见你。”
明楼说:“侬只戆度。”
明诚笑笑:“侬是戆度阿哥。”


明诚夜里睡在明楼旁边的病床上。他惦记着医生白天跟他说的话,睡不安耽:“老人家高血压麻烦得很,要注意放松和锻炼,饮食方面要清淡少盐,特别是夜里厢睡眠子女要多关照。”
明楼叫了一声让他把窗缝关上,他也没听见。明楼自己拧开灯推了被子下床关窗户,不让夜风跑进来。明诚从床上坐起来,愣愣说:“大哥,你怎么起来了?”明楼坐到他床边说:“夜里睡觉不关窗门,还当自己小后生啊。”明诚笑笑:“我也糊涂了。”明楼开玩笑似的说:“你可千万不要糊涂,我还要托你照顾呢。”明诚猛地伸手握住了明楼手臂:“大哥……”
明楼拍拍他的手,起身从柜子里拿出公文包,翻开里面夹层,取出什么东西神神秘秘放进他手心。明诚摊开手来看,两只一色一样戒指,金黄锃亮。
明诚心里澎湃,鼻头一酸,一句话讲不出来。明楼拿起一个戒指套进明诚手指,有些松脱,他低声说:“瘦了吧,回去寻段红头棉线绕一绕。”明诚眼泪啪一声落下来,明楼哄小孩一样揩掉他的眼泪:“七十多岁还哭,不害羞。”把另一只戒指递给明诚,示意他帮自己戴上。明诚双手颤抖,几次没套进去,戒指安稳捋到指根那一刻,他不管不顾哭出声来。
明楼把他揽到肩头,任他哭到好过。那是多少年前了,瘦骨伶仃的小孩子靠在他肩头哭睡过去,他当时想:我要好好照管这小人的。结果,一照管就照管了一辈子。
明楼说:“实在算不清年数了,套只戒指留点记挂。老凤祥打的,赞吧?”
明诚半晌闷声回答:“……土哦。”
明楼笑:“个么脱下来还给我。”
明诚护住戒指:“小气巴拉。不脱!”

评论
© 芒穗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