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百无禁忌-

  芒穗  

想折一枝蠟梅,卻被抖了一身香雪。苔枝綴玉不可摘,恍然,了然。
來訪的無論鳥雀車馬,他看過便掩門。後來風聲太大,他只側帽,於是山水又一更。
他是枯崖一點春色,宮城里的蟹舍。認真地任性著,叫人哭笑不得。
他眉眼低垂逐了客,小丫頭們哭一下尚可,旁人确确是,笑不得。

——说人话:“毕竟是我喜欢的人,怎样都超可爱啊。”ε=(´o`) 有点沮丧又有点开心,满脑子都是他四岁生日写的那句“骨有三分傲,情有一点痴。”是这样的吧,情理之外意料之中。

无论如何,他真好。

评论
热度(7)
© 芒穗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