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百无禁忌-

  芒穗  

「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」
这首诗不厉害,诗中这句情话太厉害了。非得惹人哭三声笑三声,醒来叹气又三声。作者好像有争议,只是无论谁,无论哪种形式,大概确乎是深深爱过极北帝国里的美人。广袤雪国之于你,是庞大永恒之于无数徘徊着的微茫须臾。要拥抱一个漫长的、冰雪簌簌的名字,得走上一生。又或许一生也走不完。走不完也没关系,梦里酒里三月梨花熏风里,看到的无非雪光,把满头满脸风霜一拂,这些年的江湖夜雨、床前明月,不过是你。
——方才立春,仍仿佛坐卧雪里,猴急,例行伤春。又及。

评论
© 芒穗 | Powered by LOFTER